部分农民工近万元的收入是怎么来的,农民工收入的确提高了

多数农民工干的是高强度体力活,起早贪黑,风吹日晒,工作不稳定,社会保障不完备,还需要更多的关爱

上月27日中午时分,在欢乐大道旁东湖纯水岸建筑工地的宿舍内,抹灰工雷洪坐在床上,和工友们聊着天。这饭后的1小时休息时间,对于雷洪来说弥足珍贵。因为在下午1点,他又将提着灰浆桶到高空粉刷墙面,直到下午5点半。

近来,两则关于工资的消息在网络中引发热议。一则起因于一张搬砖工月薪7000元、队长月薪过万元的工资表。一则是北京市家政服务协会发布的月嫂工资参考价,高级月嫂每月收入可达到9909元。

“网传搬砖工月薪7000元,队长月薪过万元,你怎么看?”

看到“7000元搬砖工”、“万元月嫂”,不少都市白领惊呼“我们被农民工‘逆袭’了”。其实不妨分析一下,部分农民工近万元的收入是怎么来的?该不该得?

面对记者的提问,来自孝感的农民工雷洪有点不好意思:“抹灰工一个月确实能挣6000多元,活好做时,月收入过万的也大有人在……”

首先,这个劳动力价格是市场形成的。近年来,相当多的地方出现了“用工荒”,部分地区和行业劳动力供给出现结构性紧缺,尤其是类似建筑工地搬砖工这样又苦又累的工作,很少有人愿意去做。劳动力供不应求的结果,只能是用工单位提高工资才招得到人。其次,农民工工资快速增长既与国家不断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推行工资集体协商制度等有关,也带有偿还多年历史欠账的性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农民工工资几乎原地踏步。第三,拿近万元月薪的农民工毕竟是少数。看看全国的平均数,会发现农民工外出务工月均工资刚刚过2000元。所以,部分农民工拿高薪既非人为操控,也无分配不公,理由充分,合情合理。

雷洪的收入并非特例。连日来,记者走访武汉三镇一些建筑工地,采访近百名农民工发现,农民工收入的确提高了,尤其是技术类工人,工资确实不输白领。

大多数农民工干的依然是高强度的体力活,起早贪黑,风吹日晒,既要忍得了夏天的热,也要耐得了冬天的冷。这份“高”收入并不稳定,外部经济不景气,自己身体出问题,都有可能令他们失业,甚至有可能连起码的糊口都难。他们尚无法享受完善的社会保障,医疗、住房、养老、子女就学等都面临重重难关。他们缺乏可预期的职业上升空间,有人刚进城时做搬砖工,10年后做的还是搬砖工,不可能像白领那样终能盼到晋级、升职的一天。

专家表示,蓝领工人通过付出劳动,得到相应收入,这是社会进步的体现,但网上简单地比对农民工与白领的工资额度,很不厚道。

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城乡居民收入要比2010年翻一番,这实实在在呼应了百姓心声。都市白领盼望收入倍增,减轻生活压力,这要求很正常,农民工也有同样的盼望。而且相比之下,虽然农民工中间的少数人拿上了高薪,但这个群体还需要更多的关爱。

调查 抹灰工起早贪黑月薪超6000元

关爱农民工,要保证他们劳有所得,并让他们的收入水平能够保持合理稳定的增长。关爱农民工,要着力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对那些从事高强度、高危险行业的农民工,更要加强劳动保护。关爱农民工,还要进一步提高他们的社会保障水平,免除他们在看病、养老、子女教育等方面的后顾之忧。

随着春节一天天临近,雷洪开始计算这一年的收入,好在过年回家时给老婆一个交代。“今年收入还算不错,有的月份没出去干活,一年算下来挣了7万左右。”雷洪腼腆一笑。

时近年底,在外辛苦一年的农民工,他们的工资拿到了吗?准备返乡的农民工,他们的车票有着落了吗?对农民工生活点滴的关爱,实实在在,也最能温暖人心。

“别看我们的收入看上去还可以,但这活很辛苦,换你还不一定干得来。”雷洪的工友周勇对记者说。

每天早上6点半,天还没完全亮,周勇就要和工友们从被窝里爬出来,到工地上工,重复性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中午12点。吃过中饭后,在宿舍休息个把小时,继续出工,直到下午5点半才能把活干完。

“1天工作近10个小时,还要被冷风吹,我们挣的是辛苦钱啊。”周勇伸出一双长满老茧的大手。

10多平方米的活动板房内,挤了5张高低双人床。周勇和9名老乡挤在其中,小屋略显局促。在寒冷的冬夜,周勇早早就爬上床,躺在从家里带来的厚棉被里。“活动板房容易起火,为了保证安全,不能用电烤炉。”漫漫长夜,宿舍又没有电视看,周勇只得和老乡们聊天打发时间。“有时太无聊了,就玩玩斗地主。”

追问 供求关系等多因素影响

在位于兴业路的武汉出版文化产业园工地,负责人沈经理告诉记者,10年前,工地上小工一天工资20元,大工一天也才30元。现在工地上,工人多的一个月能挣8000-10000元,少的也能挣5000-6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