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以港兴城37周岁的衡阳捕鱼者吴传温的捕鱼船近期搬进了崖州主题渔港的,未来父辈曾经非常少出海

核心提示:东北风盛行,海南琼海潭门港区内停泊着众多渔船。渔民多选择在家避风,修补船只,陪陪家人,等待春节后再次扬帆。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东北风盛行,海南琼海潭门港区内停泊着众多渔船。渔民多选择在家避风,修补船只,陪陪家人,等待春节后再次扬帆。
花格子衬衫、牛仔短裤,骑着电动车在码头上转悠,如果不说,你一定看不出1982年出生的王振才是位耕海13年的水手。
“从小就跟着老人打渔,哪有鱼,鱼多大,一出海我们就知道。”王振才是“琼琼海02025”渔船的水手,“船上已经换了一代人,最年轻的才十七八岁,我都已经算老人了。现在父辈已经很少出海,都是‘80后’、‘90后’在跑”。
琼海潭门是海南前往三沙的重要出发港。潭门3.2万人口,出海渔民超四成,这其中年轻一代渔民已占大多数。
“相比老一辈,年轻人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王振才说,现在的渔船上单边带、卫星电话、北斗导航一应俱全,出海先保证安全,然后凭本事吃饭。他每年出海三个航次,每次都有不错的收入。
“国家鼓励渔民造大船,闯深海,还在修码头方便渔民。”这些利好消息让而立之年的王振才目标更加清晰,“先学习船长技术,时机合适就造一艘自己的渔船”。
29岁的符永建已是两艘渔船的船东。不过他把船交给他人,自己在海边搭棚从事养殖,侍弄十几亩鱼塘和两亩养螺池,产品主要销往海南省内以及广东、福建等地,市场供不应求。
“年轻人选择多了,不出海但还是守着海”,符永建是潭门最早从事养殖的一批人,“刚开始也失败过,第一次养鱼赔了10多万元,养螺也赔了。我顶住压力自学技术,第二年就补上了损失”。
符永建说,潭门人靠海吃海,对海的感情不会改变,现在已经有人将养殖业搬到深海,挖掘另一条“蓝金”之路。政府也派专家指导渔民,制定扶植现代海洋渔业产业发展的政策。
如今符永建的事业越做越大,仅水产养殖一年可收入40万元人民币,加上渔船收入近150万元,“未来再把水产业继续做大,到时换新船造大船”。
冬日的三亚依然艳阳高照,站在鹿回头山上俯瞰,原来的渔港被“一分为二”:一边停泊着“现代”游艇,一边停泊着渔船。
29岁的陈艺穿着运动装,走过长长的专用码头,熟练地跳上一艘游艇,启动发动机检查其排水功能。价格不菲的游艇每天都需要保养,用他的话来讲“自己的衣服洗不干净,也要把船洗干净”。
海上旅游和运动的兴起让海南新一代渔民的职业选择更趋多元。陈艺当过7年渔民,后来上岸做过讲解员,“有了海上经验做游艇得心应手”。
2010年以来,三亚逐步形成游艇销售、消费、维护保养、码头建设管理产业链,新增的租赁、购买游艇数量成倍增长,仅2012年1-8月,三亚口岸新增租赁进口游艇、帆船16艘,同比增长1.28倍,游艇产业发展在中国城市中位居前列。
凭借过硬的技术和经验,陈艺打响了自己的招牌。“其实游艇属于奢侈品,现在还属于小众化,但产业发展已是趋势”,拥有私人游艇证的陈艺,现在身兼三艘艇的船长,月薪7000元。
陈艺没有止步于此,“刚刚参加了一次海钓比赛,发现三亚发展海钓运动比较合适,不比澳大利亚和马尔代夫差。”他正和朋友研究如何发展海钓产业,面向到此养老度假的“候鸟”老人和商业人士。
“我是最喜欢海的,离不开海。”海南新渔民陈艺和他的同龄人正编织着新的梦想。

核心提示:在绵长的海岸线上,一个个天然良港如珍珠般点缀其间。一艘艘渔船在港内一溜儿排开,蔚为壮观……这里的每一丝风都带着大海的韵律、渔家的味道。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海南,依海而生,因海而名。在绵长的海岸线上,一个个天然良港如珍珠般点缀其间。一艘艘渔船在港内一溜儿排开,蔚为壮观……这里的每一丝风都带着大海的韵律、渔家的味道。如何在进行渔港建设的同时,将渔业产业、渔业风情小镇和渔民生活相融相生、实现一体化发展?如今,一批具有滨海特色的渔业风情小镇正在海南华丽绽放,生动诠释了具有海南特色的现代海洋渔业与休闲旅游为一体的产业化发展之路。以港兴业1100多公顷碧波荡漾的港湾里,600多家渔排星罗棋布。旺渔季节,天还没亮,近海捕捞作业的渔船载着满满的“收获”,一艘接着一艘开进陵水新村中心渔港靠岸。陵水新村多数疍民从事网箱养殖,金鲳鱼、青斑鱼、龙胆鱼……疍民们养的鱼种类全、品质高。收成好时,每户年收入近百万元,产品远销国内外。陵水新村中心渔港作为我省最早竣工投用的中心渔港,港池可容纳1000余艘渔船停泊,年鱼货港量达8万吨以上。新村镇镇长文迅介绍,全镇有疍家人1.6万人,大多已在岸上盖楼。除了造大船捕捞、网箱养殖、运销海产品外,随着当地旅游业的发展,依托当地着名景区猴岛,越来越多疍家人的“水上生活”渐渐与旅游业“浑然一体”。借助渔港建设,对当地海洋渔业产业的发展进行提质增速,已成为我省多个市县对渔港建设的期许。临高县新盈中心渔港建设目前正在稳步推进,截至今年5月,该项目累计完成投资6400万元,占总投资的71%。建成后,新盈中心渔港年卸港鱼货将达到8万吨以上,可容纳1400艘各类渔船停泊避风。以港兴镇这是一个靠海吃海的小镇,全镇3.1万人口,近2万人以海为生。中心渔港是潭门最美的风景,这里桅杆林立,渔舟唱晚。潭门中心渔港项目主体工程目前已基本完成,新建渔业码头泊位14个,初步形成了满足1000艘渔船的停泊避风,年鱼货卸港量达9万吨的多功能现代化综合渔业基地。“每一次出海收入都很可观。”站在自家的500吨大渔船上,年过花甲的潭门渔民何世轩自豪而满足。海洋捕捞业、近海养殖业的发展,带动了多项产业的繁荣。在潭门中心渔港附近,修船厂、配件销售生意红火,海鲜排档人山人海,渔产品加工业遍布全镇。潭门镇委书记庞飞介绍,渔业风情小镇的改造,引来游客纷至沓来,游客日均达8000人。距离潭门60多公里外的文昌铺前镇也开始了“以港兴镇”的历程。作为海南的历史文化名镇,铺前依港傍海,渔业发达,华侨众多,蕴育出深厚的渔港文化及侨乡文化。目前,文昌铺前正在规划建设示范中心渔港。不久的将来,铺前渔港将以独特的文昌侨乡文化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以港兴城38岁的三亚渔民吴传温的渔船最近搬进了崖州中心渔港的“新家”。在崖州中心渔港建成之前,吴传温的船停靠在三亚港。该港位于市中心,渔港老旧,船多,避风水域小,缺乏基本的排污和垃圾处理条件。杂乱的港容港貌与三亚海滨城市形象相悖。如今,三亚凤凰岛客运码头、南山货运码头已投用,崖州中心渔港目前已具备渔船停泊、装卸能力。8月,崖州中心渔港开港时,三亚“三港分离”的愿景将得以真正实现。据三亚市委书记张琦介绍,今后三亚将以崖州中心渔港和南山货运港为依托,着力培育临港商贸、物流、信息和金融服务功能,推动港口与产业、经济、城市功能的结合,与创意产业园、崖州区形成“港产城”一体化融合发展格局,建设三亚西部新城区。渔业风情小镇与渔港建设、渔业产业相融相生的发展模式,成了海南滨海小城的不二之选。如今,东方八所和儋州白马井中心渔港正在悄然寻求“蝶变”。目前,东方八所中心渔港升级改造工程已正式获批,该项目完成升级改造后将最大限度发挥渔港功能,同时还将把周边片区打造成集渔民新村、海产品加工、旅游观光等多位一体的渔业风情小镇。儋州白马井镇老城区将着力打造特色渔业旅游风情镇,计划到2020年,初步建成一个人口规模20万,总建筑面积在1600万平方米左右的新兴城区。

海南,依海而生,因海而名。
在绵长的海岸线上,一个个天然良港如珍珠般点缀其间。一艘艘渔船在港内一溜儿排开,蔚为壮观……这里的每一丝风都带着大海的韵律、渔家的味道。
如何在进行渔港建设的同时,将渔业产业、渔业风情小镇和渔民生活相融相生、实现一体化发展?如今,一批具有滨海特色的渔业风情小镇正在海南华丽绽放,生动诠释了具有海南特色的现代海洋渔业与休闲旅游为一体的产业化发展之路。
以港兴业 1100多公顷碧波荡漾的港湾里,600多家渔排星罗棋布。
旺渔季节,天还没亮,近海捕捞作业的渔船载着满满的“收获”,一艘接着一艘开进陵水新村中心渔港靠岸。
陵水新村多数疍民从事网箱养殖,金鲳鱼、青斑鱼、龙胆鱼……疍民们养的鱼种类全、品质高。收成好时,每户年收入近百万元,产品远销国内外。
陵水新村中心渔港作为我省最早竣工投用的中心渔港,港池可容纳1000余艘渔船停泊,年鱼货港量达8万吨以上。
新村镇镇长文迅介绍,全镇有疍家人1.6万人,大多已在岸上盖楼。除了造大船捕捞、网箱养殖、运销海产品外,随着当地旅游业的发展,依托当地着名景区猴岛,越来越多疍家人的“水上生活”渐渐与旅游业“浑然一体”。
借助渔港建设,对当地海洋渔业产业的发展进行提质增速,已成为我省多个市县对渔港建设的期许。
临高县新盈中心渔港建设目前正在稳步推进,截至今年5月,该项目累计完成投资6400万元,占总投资的71%。建成后,新盈中心渔港年卸港鱼货将达到8万吨以上,可容纳1400艘各类渔船停泊避风。
以港兴镇
这是一个靠海吃海的小镇,全镇3.1万人口,近2万人以海为生。中心渔港是潭门最美的风景,这里桅杆林立,渔舟唱晚。
潭门中心渔港项目主体工程目前已基本完成,新建渔业码头泊位14个,初步形成了满足1000艘渔船的停泊避风,年鱼货卸港量达9万吨的多功能现代化综合渔业基地。
“每一次出海收入都很可观。”站在自家的500吨大渔船上,年过花甲的潭门渔民何世轩自豪而满足。
海洋捕捞业、近海养殖业的发展,带动了多项产业的繁荣。在潭门中心渔港附近,修船厂、配件销售生意红火,海鲜排档人山人海,渔产品加工业遍布全镇。
潭门镇委书记庞飞介绍,渔业风情小镇的改造,引来游客纷至沓来,游客日均达8000人。
距离潭门60多公里外的文昌铺前镇也开始了“以港兴镇”的历程。
作为海南的历史文化名镇,铺前依港傍海,渔业发达,华侨众多,蕴育出深厚的渔港文化及侨乡文化。目前,文昌铺前正在规划建设示范中心渔港。不久的将来,铺前渔港将以独特的文昌侨乡文化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以港兴城 38岁的三亚渔民吴传温的渔船最近搬进了崖州中心渔港的“新家”。
在崖州中心渔港建成之前,吴传温的船停靠在三亚港。该港位于市中心,渔港老旧,船多,避风水域小,缺乏基本的排污和垃圾处理条件。杂乱的港容港貌与三亚海滨城市形象相悖。
如今,三亚凤凰岛客运码头、南山货运码头已投用,崖州中心渔港目前已具备渔船停泊、装卸能力。8月,崖州中心渔港开港时,三亚“三港分离”的愿景将得以真正实现。
据三亚市委书记张琦介绍,今后三亚将以崖州中心渔港和南山货运港为依托,着力培育临港商贸、物流、信息和金融服务功能,推动港口与产业、经济、城市功能的结合,与创意产业园、崖州区形成“港产城”一体化融合发展格局,建设三亚西部新城区。
渔业风情小镇与渔港建设、渔业产业相融相生的发展模式,成了海南滨海小城的不二之选。
如今,东方八所和儋州白马井中心渔港正在悄然寻求“蝶变”。
目前,东方八所中心渔港升级改造工程已正式获批,该项目完成升级改造后将最大限度发挥渔港功能,同时还将把周边片区打造成集渔民新村、海产品加工、旅游观光等多位一体的渔业风情小镇。
儋州白马井镇老城区将着力打造特色渔业旅游风情镇,计划到2020年,初步建成一个人口规模20万,总建筑面积在1600万平方米左右的新兴城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