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实现了整村脱贫,曾少华和妻子张荣梅一进江那提·加合帕尔老人家

亚心网讯(通讯员 柳鹏
景红):“‘江妈’,我们看您来了……”1月14日中午,曾少华和妻子张荣梅一进江那提·加合帕尔老人家,就迫不及待喊了起来。

亚心网讯村前、千亩湿地芨芨草,村后、万亩翠绿野柳林,站在村头放眼望去:一条条横竖交织的乡村道路、一栋栋整齐划一的富民安居房、一盏盏有序排列的太阳能路灯、一棵棵枝繁叶茂的风景树、一辆辆来来往往的私家车,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构成了一幅美丽的乡村画卷。

——自治区教育厅驻村工作队发起“暖心基金”救助患病群众侧记 中国农民网
库车9月7日讯(通讯员 杨再锋
阿迪拉·阿不力米提、魏小玲)今年2月1日入驻后,自治区教育厅驻阿克苏地区库车县玉奇吾斯塘乡好吉力克村工作队通过深入走访入户,发现村里部分家庭生活困难,甚至存在有病不医、有病难医等情况。为此,工作队与村两委认真研究,决定发起成立“暖心基金”,旨在帮助困难人群大病救助。5月29日,在工作队率先捐赠5000元,队员带头捐款、村民积极响应之下,“暖心基金”发起成立并首次募集资金12314.5元。目前,在驻村工作队、村委会组建的联合党支部领导和基金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运作下,“暖心基金”已两度“出手”,救助身患重大疾病村民及儿童,赢得了村民的信赖和称赞。
患病村民心急如焚 “暖心基金”再度出手
8月25日下午,教育厅“访惠聚”驻村工作总领队、自治区人民政府副厅长级督学、好吉力克村工作队队长戴跃红得知一名患宫颈癌村民正在为去乌鲁木齐看病犯愁时,当晚10:30分紧急召开村两委及全体工作队员会议,经研究提议从村“暖心基金”、“爱心妈妈基金”中分别拿出1000元和200元给予救助。
26日下午,工作队、村两委召集基金监督委员会会议,经与会成员研究表决一致同意了上述提议。在村委会会议室,当患者迪莱采木·尼亚孜和丈夫艾孜则·艾力从戴跃红同志手中接过救助金时,流下了感激的泪水。随后,戴跃红同志又拿出自己的500元钱交到迪莱采木·尼亚孜手中,迪莱采木·尼亚孜紧紧拥抱着戴跃红,流着泪哽咽着连声说道:“感谢戴厅长、感谢共产党、感谢工作队!”
身处此情此景,在场的村干部和工作队员无一不被这一感人场景深深打动,都禁不住潸然泪下。搂着身体颤动、言语哽咽的迪莱采木·尼亚孜,戴跃红不停地抚慰着说:“阔合芒(维吾尔语“别害怕”的意思),你放心去看病,有困难有党和政府、有工作队、有村干部,还有我们的爱心妈妈团队在,你是有坚强后盾的。”
情暖民心获锦旗 办好实事得民意
“感谢工作队的好干部们,没有你们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们就是我的亲人。”
7月20日一大早,好吉力克村3组村民孜牙旦木·阿尤甫夫妇就赶到村委会,将两面锦旗分别赠送给工作队和工作队员阿迪拉·阿不力米提,对工作队及队员后方亲属为她患病儿子热合米图拉·依力牙孜协调转院住院、检查治疗、“暖心基金”资助和队员亲属探望慰问等给予的一系列帮助表示感动和感谢,并请工作队副队长、第一书记艾尼瓦尔·尼亚孜代为转达对正在休假的“戴哈能”(村民对工作队队长戴跃红的昵称)的感激之情。
村民孜牙旦木·阿尤甫的儿子热合米图拉·依力牙孜今年7岁,正当他怀着美好憧憬,期望与其他小伙伴一起学习知识、快乐成长的时候,无情的病魔向他袭来。邻近暑假的一个月前开始,热合米图拉时断时续地发烧,为了不影响学习,就按一般的感冒发烧吃药。随着病情特征越来越明显,父母带着去玉奇吾斯塘乡、库车县人民医院进行检查,初步诊断为胸部淋巴瘤,建议转院做进一步检查。病魔缠身的热合米图拉看着、听着小伙伴们暑期里蹦蹦跳跳、欢声笑语,羡慕又无奈。
据了解,热合米图拉·依力牙孜还有一个5岁的妹妹、3岁的弟弟,父母孜牙旦木·阿尤甫夫妇在村务农,年收入不足1.5万元,收入仅仅可以维持家庭生活。为了让他今后能健康生活,孜牙旦木·阿尤甫夫妇向亲朋好友借钱,还卖掉了家中所有的9只羊,但从来没有去过乌鲁木齐的他俩,对去哪家医院、怎么办手续等等又犯起了愁。
“去找工作队呀,‘太阳红’(均指工作队队长戴跃红)一定会帮你的”“对对对!‘戴哈能’肯定有办法!”在周围村民的提醒、鼓励下,孜牙旦木·阿尤甫和丈夫依力牙孜·艾海提带着小热合米图拉来到了村委会大院,怀着忐忑又期待的心情向教育厅驻村工作总领队、好吉力克村工作队队长戴跃红诉说了孩子的病情和困难。
了解请况后,工作队长戴跃红、副队长兼村第一书记艾尼瓦尔·尼亚孜当即联系协调乌鲁木齐相关医院,经过综合考虑,选定在自治区人民医院接受治疗,并安排工作队员阿迪拉·阿不力米提全程帮助协调办理转院、入院等手续。
7月5日一大早,热合米图拉·依力牙孜和母亲孜牙旦·阿尤甫乘坐夜班车刚刚到达乌鲁木齐市三屯碑客运站,就被等候在那里的队员阿迪拉·阿不力木提的丈夫开车接到家里吃饭,稍事歇息后陪同去自治区人民医院,联系预约专家会诊,办理各类手续,安排在颌面外科住院接受进一步检查。
住院检查日子里,小热合米图拉·依力牙孜和母亲感受到了来自各方的温暖。工作队队员李刚利用休假期间带着儿子李敏一前往医院探望了“哥哥”热合米图拉·依力牙孜,给他安慰和鼓励;工作队队长戴跃红、副队长兼村第一书记艾尼瓦尔·尼亚孜委托乌市朋友代表工作队送去1000元慰问金及营养品、玩具等,传递党组织的温暖与关怀,并详细询问了解其住院期间的困难;工作队员阿迪拉·阿不力米提的丈夫、女儿每日探望、送饭、聊天,安慰疏解小热合米图拉及妈妈的情绪。由于转院时走得急,转院手续不全,戴跃红总领队积极协调有关方面以最快的速度补齐了相关材料,委托当晚夜班车带给在那边等候的工作队员阿迪拉·阿不力米提的丈夫,再送至医院……
7月11日,院方为热合米图拉·依力牙孜实施了手术,因病情较为特殊,术后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一段时间。小热合米图拉的病情始终牵动着驻村工作队员和村民们的心。当得知他在工作队的帮助协调下这么快就要动手术时,大家的心中满是期待和祝愿;当惊闻手术中出现新状况时,大家都感到非常紧张、担心。
病魔无情人有情,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工作队、村两委立即启动“暖心基金”救助预案,连夜召集好吉力克村“暖心基金”监督管理委员会会议,经研究从“暖心基金”中资助2500元、借助3000元以解燃眉之急。
目前,小热合米图拉正在配合医院方面积极治疗,工作队、村两委一直持续跟踪关注他的病情及治疗情况。由于孩子患的是大病,驻村工作队在了解相关政策后,积极帮助该家庭解决实际困难,按政策规定办理了低保证,这样既可以保证孩子长期治疗、吃药所需费用,还可以每个月领到相应的低保补助,又避免该家庭因病返贫,真正从源头上、机制上帮助村民办了一件大实事、好事。此事的办理,受到了村民的点赞,都竖起大拇指说:“工作队拜克亚克西!”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正在屋内照顾孙子热合买托拉·帕拉哈特的江那提·加合帕尔老人禁不住感叹道:“哎,这么冷的天,他们又来了!”

这就是位于额敏县二道桥乡西北端的一个小村庄——萨尔巴斯村。

“‘江妈’,这是给您和儿媳古丽·赛麦特买的围巾、这是给热合买托拉·帕拉哈特买的学习书籍,还有您爱吃的水果、食品……”曾少华边掏边说:“马上过年了,看看家里还缺啥,过几天我们带过来。”

曾几何时,这里被村民戏称为“自治区级最穷的山村。”2015年,塔城地委书记薛斌和额敏县委书记王克勇为萨尔巴斯村“把脉开方”,县直、企业各单位按“处方”进行“一对一”精准帮扶,短短两年,就实现了整村脱贫,成功取下贫困标签,让贫困村向示范村完成华丽转变。

“啥都不要,你们不要再花钱了!”看到江那提·加合帕尔老人接连拒绝,一旁的张荣梅松开了握着老人的双手,“来,给‘江妈’系上围巾,看看漂亮不。”

重打民生牌:“要我脱贫”向“我要脱贫”转变

“漂亮、漂亮。”江那提·加合帕尔老人噙满眼眸的热泪不由自主的滚落了下来。

环境差、村民穷、人心散,这是过去萨尔巴斯村生产生活的真实写照。

从相识到结亲、走亲,额敏县郊区乡寄宿制学校教师曾少华和郊区乡加依勒玛村村民江那提·加合帕尔两家的故事平凡普通,却又让关心他们的人挂念。

为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夯实发展之基,额敏县近三年从道路摊铺、村庄绿化、路灯安装、供排水、富民安居房、“双语”幼儿园、村民服务中心、文化广场建设等多个环节入手,全面提升了农牧民“幸福指数。”

驻村中认下了“江妈”

“现在住的房只掏了28000元,院墙、院子全是国家免费修的。”作为萨尔巴斯村美丽“蝶变”的见证者,哈萨克族村民叶尔森哈孜·巴合提哈孜住着80平方米的安居房,直言“变化太大,做梦也想不到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

2017年,作为驻加依勒玛村工作队副队长的曾少华了解到体弱多病的江那提·加合帕尔老人失去老伴,每天以泪洗面,小儿子外出打工,接送孩子上学、种管家中50亩口粮田的重担全落在已有身孕的老人儿媳古丽·赛麦特肩上,生活过的艰涩。见此情景,曾少华当时未经多想,就对老人表示:“‘江妈’,这个家今后我负责。”

一道道“民生盛宴”使萨尔巴斯村环境面貌得到彻底改变,同时也悄然改变了农牧民的传统生产生活方式。

谁料这一“表示”,竟让两个民族、两个家庭从此变成了“亲戚”,让68岁的江那提·加合帕尔老人多了个“儿子”;33岁的古丽·赛麦特多了一个“哥哥”;年仅5岁的热合买托拉·帕拉哈特多了一位“爸爸。”

今年4月,在额敏县畜牧兽医局驻萨尔巴斯村工作队队长于长义和村“两委”的协调下,赛力克哈孜·马木哈孜等7户村民将530亩土地以保底分红的模式托管给额敏县和盛农业合作社后,从事其他生产经营,有了“双收入。”

爱不分疆域,更不论民族。初次认亲时,曾少华夫妇就带去了米面油生活用品,并留下自己电话,再三嘱咐“有啥事情,就打电话……”

“6月初,用(96亩土地一期支付)的9600元保底费在市场经营牛羊买卖,短短一个月,就赚了3000多元。”赚到钱的赛力克哈孜·马木哈孜开心说到,“现在从土地中解放出来的农民,各自都有生财的门路。”

在之后的相处中,45岁的曾少华看到“江妈”和“妹妹”不会说普通话,于是就利用驻村的便利和业余时间,主动担起了“老师”职责,茶余饭后手把手教学他们……

村民唐努尔·革命哈孜通过劳动力转移,在额敏县中心市场裁缝店打工,月收入2000元;村民库阿尼别克·加那木汗通过参加烹饪培训,在额敏县阿可那尔快餐店当厨师,每月收入6000元;村民玛的尼汗·哈奶西在郊区乡当保安,月收入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