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农村担保体系建设滞后,这必然会引入到农村金融机构为农户、农村发展提供的金融服务上来

据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12月24日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贾晋京今天向大智慧通讯社表示,在城镇化背景下,农村发展需要解决城乡在资金要素上不平等交换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中提出农民对承包地经营权抵押、担保等权利,为化解农户贷款难打开思路。

近年来,中央对农村金融工作做出了一系列重大部署,农村金融改革持续向纵深推进,取得了长足进步。但与城乡一体化发展和农村经济社会日益增加的金融需求相比,农村金融发展还面临着诸多矛盾和挑战。突出表现在:一是尚未建立有效的风险分担机制。农村担保体系建设滞后,农业保险深度和广度有待提升,农村金融风险仍高度集中在银行,制约和影响了银行信贷投放的能力和积极性。二是农村合格承贷主体不足。农业的科技化、商品化、市场化和规模化程度还不够高。农民财产性收入受制于农村产权制度,农民的整体收入水平较低,农村经济主体的弱质性仍然客观存在。三是不同程度存在资金外流现象。农村存款总量不断增加,但由于在制度安排上没有明确金融机构的支农责任,再加上城市和县域地区资金收益的差距,导致农村地区信贷投放不足,县域地区存贷比总体偏低。四是农村金融生态环境有待改善。农村客户信息不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农村地区金融知识普及度不高,风险意识和信用意识淡薄,农村信用环境亟需改善。以上这些挑战,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农村金融投入的增加和服务水平的提升。

贾晋京对大智慧通讯社表示,农民贷款融资成本高的一个原因是农民抵押担保难的问题,而三中全会《决定》中明确,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这必然会引入到农村金融机构为农户、农村发展提供的金融服务上来,会为农民抵押贷款打开一定思路,但仍需要制度保障。

抓住农村金融服务发展的新机遇

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李振江昨天也公开表示,未来农村金融发展还需要在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上实现新突破。李振江称,《决定》指出,允许将农民的集体资产和住房财产用于抵押担保,而农村土地房产是农民持有的最重要资产,多年来其抵押担保权由于法律因素和农村产权市场缺位而无法实现,是农户贷款的重要“瓶颈”。放开这些财产的抵押权,有利于促进农村金融抵押担保难题的解决。

这次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直面热点难点,从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等方面提出了促进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总体设计,这为我国农村金融发展带来了新的重大机遇。

贾晋京同时表示,《决定》指出,允许农民以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鼓励承包经营权在公开市场上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流转,这些措施为农民成为有自主权的合格承贷主体,参与更多的金融服务提供了方便。

一是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将为银行提供更多的合格承贷主体。《决定》指出,要构建家庭经营、集体经营、合作经营、企业经营等多层次紧密结合的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并鼓励承包经营权在公开市场上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流转,发展多种形式的规模经营。上述这些举措,将进一步明晰集约化、规模化、科学化的现代农业发展方向,有效增强农业产业的竞争能力和经济效益,为农村金融机构改善客户结构、培育更多合格承贷主体和提高农村金融服务的集约化程度,提供有利的外部条件。

而对于农村金融机构存款流向城市,未能支持三农发展,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农村金融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马九杰对大智慧通讯社表示,从供给和需求的角度讲,农村存款的流失主要表现在,农村金融机构更倾向于把资源投向收益较高的城市地区,而一般的农村项目难以得到金融机构贷款。所以农村地区信贷投放难以实现突破。

二是允许将农村土地房产用于抵押担保,将有利于缓解农村金融的担保难题。《决定》指出,允许将农民的集体资产和住房财产用于抵押担保。农村土地房产是农民持有的最重要资产,多年来其抵押担保权由于法律因素和农村产权市场缺位而无法实现,是农户贷款的重要“瓶颈”。放开这些财产的抵押权,有利于促进农村金融抵押担保难题的解决。

三是探索农民增加财产性收入渠道,将促进农村地区个人金融业务发展。《决定》指出,要从多方面充分保障农民财产权利在经济上有效实现,探索农民增加财产性收入渠道,使财产性收入成为农民新的收入增长点。与此相关,农民住房、汽车、旅游、教育等消费信贷需求和证券、保险、理财产品等金融理财需求都将稳步增加,为农村地区个人金融业务发展带来广阔空间。

四是保障金融机构农村存款主要用于农业农村,将加大农村金融市场的信贷投入。《决定》指出,要保障金融机构农村存款主要用于农业农村,这为有效保障农村地区信贷投放提供了制度保障。未来国家将对金融机构的涉农贷款投放提出更严格的要求,这有利于形成农村金融可持续发展的长效机制。